书香吧 > 科幻 > 林落施千御野 > 539 大结局

林落施千御野 539 大结局

作者:匿名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1-05 21:31:07

小远调皮地躲开,抱肖墨寒抱得更紧。

林落施轻盈地起身,双手在他肩膀上扶了一下,轻声走出房门。

整个夜色变得温柔起来,肖墨寒用搜肠刮肚才想起来的一些童话故事片段来哄小远睡觉,奈何讲着讲着就讲串了,小远蹙眉道:“小红帽没有后妈,那是白雪公主……”。

肖墨寒:“……”

半晌,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再度淡淡响起:“是,是白雪公主的后妈,是个老巫婆……”

小远继续趴在他肩头听,眼皮一点点合拢,突然之间又激灵起来,因为困倦而变得略微沙哑的嗓音道:“穿水晶鞋的不是灰姑娘么……”

肖墨寒:“……”

手掌轻轻拍拍他的背,他缓声道:“小远睡觉了。”

孩子嫣红的小嘴嘟起:“你没有我妈咪讲故事好听……”。

“那妈咪平时讲什么?”肖墨寒深邃的眸子墨色更重,低沉问道。

“妈咪讲……卖火柴的小女孩……好好听……”小远歪歪脑袋,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沉沉睡着了,最后的几个字变成了嗫嚅,憨憨地从小嘴里发出来。

半晌,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静谧悠长起来。

肖墨寒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放好,帮他把被子盖上,这才缓步走出房间。

偌大的客厅里并没有林落施的影子,倒是地板上踩出的那些湿漉漉的脚印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散发着淡淡清洗剂的香气,透着温馨家居的味道。

他深邃的眸光扫过光洁的地板,目光朝楼上移过去,修长挺拔的身影朝楼上走去。

整个二层,就只有一个房间有细碎的水声,若有似无。

肖墨寒走进去,透过浴室门口的磨砂玻璃只能看到一层雾气已经氤氲了起来,他深邃浓墨的眸色黯了黯,薄唇淡淡抿着,思绪还不知道飘在哪里,手却已经放在了门把上,轻轻一拧,里面的门竟然没有锁,直接被他拧开来。

门缓缓打开,里面透过一层薄雾映出的美景,骤然收进了他的眼底。

林落施轻轻靠在浴盆边缘,长发轻轻散着,长长的睫毛上都沾染了雾气,这样轻轻的声响让她一个激灵抬起眸子,扫向门口,在看到那个男人的瞬间失了神,眸子里盛满了不可思议。

她……她刚刚进来得匆忙,竟然忘记锁门了。

“……”隔着淡淡的薄雾,她骤然语塞,一张清美的小脸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肖墨寒修长的手指缓缓移动到领口,那带着贵气的家族服饰领口很紧,剪裁贴身而挺拔,他缓缓解开一颗扣子透气,眸色沉沉,带着磁性的嗓音低哑道:“也在等我帮你洗?”

一句话,让林落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不……不是。”她赶忙否认,将水面上面的泡沫聚集起来围在自己周身,只浮现出一抹白皙凝脂般的香肩,发丝打湿了贴在上面,妖娆动人。

“我刚刚没锁门,我……一会就好了,你也累了是不是?旁边的房间还有其他浴室,可如果……如果你想用这个话可能要等一下,等一下就好……”她紧张地语无伦次。

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已经缓步走了过来。

林落施白皙纤长的手指紧紧地攀着浴缸壁,攥得紧紧的,紧张得不肯松手。

肖墨寒眸色更深,宛若一抹化不开的墨色浓雾,低哑的嗓音从她的头顶缓缓垂下:“衣服已经湿了……我没那么好的耐性……”

林落施一个恍惚,只觉得他俊逸完美的侧脸已经俯下来,他袖子果然是半湿的,触碰到她肌肤的时候凉的她一阵颤,还在恍神,她握着浴缸壁的手就已经被抓起,被迫抬起勾住了他的脖子,她长长的睫毛猛然颤了一下,就感觉唇瓣骤然被人吻住。

“……”林落施呼吸不稳,在满是雾气的浴室里面更是如此,低喘着想接受,奈何他太猛,她只能轻轻往后躲闪,另一只手在水下想撑住浴盆,却没想到猛然一滑,整个人重心不稳地朝后面倒去。

“哗啦。”一声水声响动,她浑身失重,像是被他放倒一般,另一只胳膊也只能从水里出来圈住他的脖子,才不会整个人都被淹到浴缸里面去。

那低低的一声尖叫,淹没在了他的唇舌间。

肖墨寒顺势搂住她的腰肢,整个衣袖都浸湿在水里,在水下触摸到她的身体。

“……”林落施浑身仿佛被电触到一般,在温热的水里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比水温还要烫一点,一点点摩挲过她的肌.肤,烫得她微微颤抖。

肖墨寒牢牢霸占着她的呼吸,清晰感受着她的颤动和失.控,他存心撩拨,自己却也已经按耐不住,闷哼一声吮着她的唇狠狠辗转,将她按向水中。

水面上咕嘟咕嘟冒出几个水泡来,林落施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还是被水淹了个彻底,等再出来的时候他却已经整个人都翻进来,浴缸里面的水哗啦哗啦淌出外面,温热的蒸汽和水雾弥漫了整个空间。

林落施柔白的身体被覆盖在他身.下,柔嫩的背抵着浴缸壁,整个人如此清晰地暴露在了他的眼底,一点不剩。

“……”她急促喘息着,长长的睫毛被水打湿,盈盈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清晰感觉到他的手掌,她骤然垂眸,猛地咬住了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肖墨寒……”她颤声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眸色带着一丝猩红,薄唇抿着,抵住她湿漉漉的额凝视她的表情,粗哑的嗓音从胸腔里发出,带着强势的呵斥与威胁:“不许再这么叫我,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这么叫!!施儿乖,叫老公!”

肖墨寒俯首亲吻她的唇,轻轻噬咬,手上的动作却在继续,再次凶狠地命令:“叫!”

林落施愈发难以承受,水花四溅,她侧脸的发丝都在缓缓升腾的雾气中变得更湿,更紧地贴着她美丽的弧线。

她尖叫着哭泣,却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他的禁锢,只能任由他亲吻着她,抵着他的肩膀呜咽出声:“老公!”

“老公老公!”她颤抖着一声一声地叫。

在听到第一声的时候肖墨寒健硕的身体就猛然震了一下,一股强烈的电流顺着脊背流窜而过,直冲头顶,他俊脸愈发潮红,咬着她的唇瓣,深邃的眸子里猩红的血丝也更重了一些。

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湿透的发丝轻轻摩.挲,他狠狠吮出她的舌来在口中疼爱,模糊地哑声道:“乖……”

可是下一瞬,她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一匹多么可怕凶狠的狼。

一场爱,从浴室逐渐蔓延到卧室,路上踩着湿漉漉的脚印,一条大大的浴巾像是被惨烈地踩过一般丢在地上,再往卧室伸出走去,在大床中间,林落施柔软的身体躺在另一条大浴巾中间,男人扣紧她纤弱的五指,按紧那一抹亮色的钻戒,静静收纳着她的美丽。

醉生梦死。

肖墨寒的心里一阵天荒地老的满足,用最亲密的姿势拥着她,在两个人汗水的交融中沉沉睡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碎地洒下来,照耀在偌大的别墅里。

一楼还好,二楼却有些凌乱,卧房里面除了床都是整齐的,床头柜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关掉,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地走,静谧安然。

林落施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是酸痛的,像是被重物碾压过一般,眼皮也沉重地睁不开,轻轻动了一下想舒缓被压着的感觉,可又被一个臂膀倏然收紧在怀里。

快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让她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还是白色的床单,可是身体的感觉却提醒着她另一个人的存在,紧贴着她,在背后强势地抱她入怀,皮肤似乎都可以跟她粘在一起。

她又轻轻动了一下,他的臂膀便收得更紧,她更加不能呼吸。

侧过小脸,林落施轻轻蹙眉开口,声音有一丝自己都想不到的沙哑:“肖墨寒,你松一下,我喘不过气了。”

那朦胧迷糊的声响,让睡梦中的某人也缓慢转醒,却不情愿睁开眼睛,而是埋首在她柔软的发丝里面深深呼吸着,将他们爱恋缠绵过后的味道都吸入肺里,深深回味。

这样的触感,让他怀里的人儿又是一阵敏感的颤抖。

肖墨寒低沉磁的嗓音也带这样一丝沙哑,低低道:“你叫我什么?”

一下子,林落施就想到了那整晚的折磨。

她彻底红了脸,将脸埋在枕头里面不肯出来。

肖墨寒却没那么容易放过她,手在她身上放肆地动着,上身微微抬起,薄唇顺着她额头和侧脸弧线往下亲吻,哑声道:“说话刚刚叫我什么?”

林落施浑身微颤,闷闷的在枕头里说:“我好累,我想去洗个澡。”

肖墨寒的手探下去,眸子里闪过一丝猩红,闭眸攫获她的唇瓣:“等会再去。”

林落施察觉了他的动作,急忙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再乱动,睫毛轻轻颤抖着,开口道:“不要了。”

昨晚的放纵已经让她彻底被榨干,她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折磨,只好放软了语调,颤声求饶:“我有点疼,真的我们不要来了。”

肖墨寒抬眸,凝视着清晨细碎阳光下她娇美的容颜,心弦微动。薄唇轻轻靠近她耳边,他低低说了一句话就让她羞红了脸,再次将脸埋进枕头里。

“我不说!”她拒绝。

肖墨寒俊脸上的表情散发着一丝魅惑,手掌继续探下去:“不说就做恩?”

林落施倒吸一口凉气,紧紧抓住他的手,小脸红得快要滴出水来,颤声道:“我说我说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吧?”

肖墨寒静静听着她说出最后那句话,眸子里的猩红骤然变得更重。

而林落施,则脸红得快要晕死过去。

肖墨寒知道昨晚折腾她太厉害,也不打算真的榨干她,只是将她翻转过来,按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顿,这才从她嫣红如血的唇上移开,放过了她。

早晨的气氛温馨盎然,他眸色变得温柔起来,拥着她低低道:“想吃什么?”

林落施头晕目眩,清澈的眸子里迷雾散去,清醒回归,咬唇,带着一丝娇美的委屈,轻声道:“随便。”

肖墨寒很享受她此刻的娇美温顺,抵着她的鼻尖轻轻磨蹭,哑声问:“那照常一样牛奶要冷的还是热的?”

“冷的。”她也终于浅笑起来,终于看到了他除却霸道邪恶之外的模样。

薄唇轻轻印在她的唇上,肖墨寒闭眸道:“好。”

整个房间一片温馨,岁月静好。

可林落施并没有想到,她穿着大一号的一次拖鞋,裹着他的衬衫,用浴巾擦拭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时,闻到厨房里那一股油香,秀眉竟微微蹙了蹙,有些不舒服。

她清透的小脸宛若剥皮的鸡蛋般嫩滑,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低垂下来压着那一股不适继续擦头发,擦完了想进去看看他做得怎么样,那一股恶心感却顿时又来了。

她的脚刚刚踏进厨房一步,便捂住嘴,小脸露出一种痛苦的表情。

接着一串踉跄的声音,她从厨房狼狈地跑出去,跌跌撞撞打开了盥洗室的门,拧开水龙头趴在洗手池旁边就开始吐,胃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就只能一下一下地干呕。

厨房里的肖墨寒,听见了这种声响。

他蹙眉,身后关掉了火,迅速擦拭了一下手便走过去,打开了盥洗室的灯。

林落施湿漉漉的头发垂着,被四溅的水花弄得再次湿了,穿着他的衬衫,内衣的轮廓还清晰无比地显现着,站在洗手池前半趴着身体干呕得相当难受。

肖墨寒走过去,大掌裹住她的双肩把她扳起来,眉头微蹙,轻声道:“怎么了?”

林落施难受的很,低低喘息着,接着水清洗了几把,神色微微虚弱。

她摇摇头,也不清楚怎么了。

肖墨寒眸子里闪过一丝诡异,把她额前湿透的发丝撩开,将她纤细的身影抱入怀中,轻轻吻上她的额头,让她靠在他怀里休憩。

“是哪里难受?”他低声问。

“胃。”她蹙眉,软声答道,手轻轻摸向那个位置。

肖墨寒的手掌却快她一步,慢慢覆盖上她胃的部分,俯首抵住她,低低问:“这里?”

林落施秀眉蹙得更紧,在他怀里摇摇头:“好像又不是我说不清楚。”

肖墨寒眸子里的亮光,颤了颤。

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什么,却并没有说,只是轻轻揽着她,轻吻着她的额头,鼻息之间满满都是她洗发露的味道,暖人心肺的清香。

半晌他才缓缓道:“先去叫小远起来,我们吃完饭后,再带你去医院好好看看,好么?”

林落施轻轻颤了一下,浅笑:“我有没有那么娇气,一点事就要去医院看?”

肖墨寒眸色沉静如水,捧起她的脸轻声道:“有,我喜欢把你惯得娇气一点,有问题吗?”

她笑得更开,摇头感叹:“霸道的男人。”

“本来就霸道,改不了了。”肖墨寒眸色深邃如雾,俯首吻上她浅笑嫣然的唇角,“所以乖乖承受吧,你躲不掉的。”

林落施笑得灿烂,他看得迷醉,更深地吻下去,尝到她最美的味道。

清晨微微的牛奶香味在整个房间里面蔓延着,伴随着温暖细碎的阳光充溢到了每个角落。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似乎都有所不同,只是这样幸福的感觉,却似乎都那么相同。

静谧又喧嚣的医院里面,一个的小男孩从妇科里面出来,揪着一张纸看,瞅了半天觉得自己拿反了又倒过来看,在走出门看到那个等在门口轻轻踱步的男子,叫着“爹地!”跑过去,举着化验单给他看。

肖墨寒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优雅地俯身抱住他,接过那张纸来看。

专属医院医生潦草的字迹,浓重的笔墨渲染在一张薄薄的纸上,他却看得仔细,薄唇淡淡抿着,优雅淡然的神情宛若俊逸的天神般让人不敢直视,他眸光剧烈颤了一下,在看到某几个字的时候手指缓缓捏紧,像是捏住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小远钻入他怀里,清亮的眼睛盯着上面,数着自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一些字,回头问他:“爹地!这个上面写的什么?妈咪生病了吗?”

健硕的臂弯将他的妄动的小身体圈在怀里,肖墨寒压着心里突如其来的震撼与感动,轻吸一口气缓声开口:“没有,妈咪没有生病。”

“那这个是什么意思?”小远指着上面的阿拉伯数字,清脆地念出声,“35天!”

肖墨寒将孩子柔软娇嫩的身体拥紧了些,眸光复杂,暗哑的嗓音道:“意思就是再过九个月,小远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小远喜欢吗?”

小小的孩童,在他的臂弯里面听到这个消息,嘴巴不可抑制地张大,清亮的眼睛里面透着不可思议,像是很难接受这样的消息。

弟弟或者妹妹。

小远不是没有在医院里面看到过新生儿,那的皱巴巴的看得人心痒,却都被宝贝似的存放在襁褓里面不容外人触碰,可爱得要命,据说小远也是从那么小那么小逐渐长大起来的。

“喜欢!”小远清脆的嗓音在回神之后响亮答道,又好奇无比地瞅瞅化验单,接着回头看肖墨寒,问道,“那爹地喜欢吗?”

肖墨寒的眸子自始至终没有从那张薄薄的纸上移开过,俊逸的脸上承载着汹涌情绪的变化,仿佛历经沧海桑田般无法瞬间回神,他薄唇淡淡抿着,胸膛里却已经激动满溢,却无法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他眸色猩红了一些,垂眸凝视着小远的脸,极度沙哑的声音道:“喜欢,爹地很喜欢。”

半晌之后林落施终于可以从里面出来,被医生交代了半天注意事项,她脑子却还是有点晕晕的,像是一下子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出来的时候还一直在想到底具体是哪一天中招,可偏偏想不起来,因为因为最近的几次,他好像都根本没有用任何措施。

一出门,就看到了他和宝宝,一起像看珍稀大熊猫一般看着她。

林落施有点尴尬:“那个医生找我多说了几句话,所以……”

所以出来晚了。

肖墨寒眸色深不见底,轻轻拍拍怀里孩子的背让他从怀里出来,跟他轻声低语了一些什么,小远乖巧点头,跑到旁边去玩了。那挺拔优雅的男子缓慢起身,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凝视着她,眸子里温柔满意,还点缀着闪烁耀眼的星辰光芒。

林落施脸红,尴尬,有些不敢走过去。

肖墨寒便迈开长腿主动朝着她走过去,在略微喧闹的妇科门口将她紧紧揽入怀中,牵着她的手让她抛开羞涩圈住他的脖子,深邃如星辰般的眸光便沉沉压了下来。

“紧张什么?”他暗哑的嗓音温柔说道,带着一丝激动引起的微颤,低低道,“是因为怀孕紧张?还是因为这个时候我在你身边而紧张,恩?”

林落施小脸更烫,此刻却抬眸凝视着他。

“施儿,我们结婚吧。”肖墨寒凑近她的呼吸,低哑的嗓音在两人之间盘旋开来。

尽管这个话题已经昭然若揭,尽管她心里甚至都想象过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是此刻,她脑海里还是宛若炸开了整整一个夜空的烟花,就像那天在查理斯家宴上面看到的一样璀璨夺目,让人心弦微颤,感动不已。

林落施清澈的眸抬起,带了一丝薄弱的水光,她抽噎着,圈住了他的脖子,承受他火热抚慰般的吻。

一直到这一瞬,肖墨寒才紧紧抱住她,用快要将她呼吸都勒断般的力道狠狠抱住她!心里的激动和亢奋倾泻而出,蹂躏着她的红唇,被她终于答应嫁给他,和此刻她腹中正酝酿着一个专属他们新生命的狂喜冲击得浑身微颤。

“施儿,我们有宝宝了。”肖墨寒低哑地重复着,眸色猩红深邃,微颤着狠狠吻她的唇,“我们又有了一个宝宝。”

林落施浑身都被他揉得微微发疼,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踮脚承受着他的吻,青葱的手指陷入他浓密的发丝里,轻轻揉着,舒缓着他的激动。

肖墨寒的亢奋和激动,冲散了她原本心里的震惊与忐忑,和一丝惊惶无措。

两个人地交缠,那火热的激情仿佛已经被人们司空见惯,但是那样绝美的搭配却还是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他墨色的肃杀配着她清美的柔白,擦出炙热的火花,在微微喧嚷的空间里久久都不散去。

(全文完)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