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吧 > 其他 > 诱妻成瘾:爹地带球跑 > 第14章 律师大人的狗血往事

诱妻成瘾:爹地带球跑 第14章 律师大人的狗血往事

作者:匿名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2-22 00:25:02

秉着听八卦要自带瓜子板凳的原则,陈岚清下厨去做了点儿小零食,顺手给这位半夜空中飞人的张律师煮了一杯可乐姜茶,然后她连人带吃的,都带着一脸猥琐的劲儿,坐在了张律师的对面。

把可乐往人家面前推了推--她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一声:“来吧,这位先生,说出你的故事!”

那叫张苏越的律师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他身高一米八左右,这衣服穿在他身上不伦不类不说,还短了好长一截,一想到过一阵子,他很可能要穿着这一身回家,他就头疼,不过穿着这一身回家比起他今天进入到这栋楼里的遭遇,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可是,尽管他已经这么惨了,面前还蹲着一个一脸不怀好意地等着他把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她开心一下的女人。

他是个律师,奉行的就是当场付完代价,否则后续麻烦会更多,所以他决定满足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他摁了一下眉心,觉得今天真是槽透了。

现在回味起来,早上乐呵呵跑去见网友的他,简直就是蠢毙了。

张苏越,出身某军政家庭,爷爷是正儿八经的老革命,父亲是个军人,母亲是个大家闺秀,哥哥子承父业入了部队。

整个家庭规规矩矩,正正经经地就像是要把军政事业一条路走到底似得。

而他……

就算作为家里的么子,宠的厉害,人生的大方向也绝对不敢马虎。在家里的殷切期望下,他硬着头皮念了九年的法律,拿到法学博士学位之后,安安心心跟着某个世家伯伯做了几年律师,拿了执照学了经验就出来和几个同学开了个律所。

他家教甚严,除了工作就是学习,勤修苦练之下,几场案子下来,这城市的律师界竟然让他年纪轻轻就创出了名气。

人送外号“铁嘴张。”

这名字虽然三俗,但是听起来也是格外的根正苗红,是个正经人。

但是……

故事听到这里,旁人就知道转折的要来了。

这个正经人张苏越没有别的毛病……

唯独吧……小时候漫画看得多。

是个坚定的日系萌妹爱好者。

非此类妹纸,他绝对难以动心。

所以到了三十五,他依然没有女朋友。

其实这也不怪他,青春期的时候,张苏越读的是贵族男校,学校里女的都没有,更何况穿日系水手服的女的?

到了大学和博士,法律系的课多的能让人一天很不得掰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哪里有心思来看日系萌妹子?

等他博士毕业,他和家里人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连小姑娘的小手都没有拉过的时候……

大家才觉得,妈的这下坏菜了。

于是赶紧给他张罗着相亲。

父亲更是把自己整个连的战友的适龄女儿都给介绍了个遍。

可是每一次相亲,张苏越都是以失败告终。

以为,没有一个妹子,能打动他单身多年老处男的温柔内心。

也是啊,军政家庭世交的名媛淑女,有哪几个会被家长允许穿着日系水手服出来相亲的?

所以张苏越屡相屡败,屡败屡相。

差点给折腾出抑郁症。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

就在上个月的某个周五,张苏越全家一起吃晚饭,他那高贵优雅的妈妈安静地用完餐之后,缓缓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小越啊,妈妈中学时候的一个闺蜜最近从日本回国了。”

张苏越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能顺口应:“哦哦哦,恭喜妈妈又多了一个逛街的伴。”

张妈妈也斜了他一眼,顺手就递过来一张照片:“妈妈这位闺蜜姓杨,她有个女儿,会先行回国,你明日去接人家一下。”

张妈妈看着自己儿子,心里暗暗地谋划,那姑娘她是见过的,小时候格外可爱乖巧,而她这闺蜜也是书香门第,嫁了个很有能力的工程师,早年被派到日本工作,就在日本定居了十几年。

前一阵子她听着闺蜜说,丈夫这次在日本工期届满,这次回国就不打算走了。

她心里就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小九九。

儿子老是相亲不成功,也许是不好国内这口?

这次给介绍个日本归国的,能不能成,也就看他自己了。

张妈妈抹了抹嘴巴,准备起身上楼。心里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可是,身后却传来他儿子急促地,还带着点儿结巴的呼唤声:“妈--妈妈!”

张妈妈恍惚回头,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那颤抖的,带着激动的男高音真的是自己三十几年一脸温雅的小儿子?

于是她疑惑地问:“怎么了,小越?”

张苏越举着那张照片,无法压抑内心的惊讶和喜悦:“这就是杨阿姨的女儿??!”

他耳朵微微发红,眼睛里散发着喜悦的光芒,握着照片的手指都有些微微发抖,全身散发着直男的费洛蒙:“她!!怎么能长得这!么!可!爱!”

照片上,一个穿着JK水手服大眼睛短发姑娘正对着镜头甜甜的微笑,要多二次元就有多二次元。简直就和张苏越脑子里的童年女神一模一样。

张妈妈一看他这架势,心里咯噔一声。

完了……

儿子还没有看见真人就疯了。

接着她又心下一喜:“莫非这次有戏?”

不过张家妈妈素来是一只高贵优雅的高岭之花。她挥挥手,让张苏越自便之后,就上了楼。

独自留下兴奋的张苏越,和家里那群群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的爷们。

……

张苏越是个行动派,他当晚就找母亲要到了这位杨小姐的各项资料。包括身高体重三围星座血型,也包括学历爱好和一些对方小时候的趣事。

他越看越觉得……

这姑娘啊,和自己绝配。

不过听说,日系的妹子,都会比较喜欢花美男。

而他的年纪,离花美男已经很久。

又素来打扮老气,三十看着像四十。

如果姑娘看上他,那才是有鬼了。

张苏越站在镜子面前默默地叹了口气。

今天晚上,他就要去机场接人了。

若是第一印象不好,人家妹子见他第一眼就张口喊叔叔……

那以后……

张苏越想都不敢想。

他看了一眼手表,此刻,离姑娘到达机场还有六个小时。

感谢上帝!

张苏越一咬牙,拿起车钥匙,迅速地离开了家里,到了朝峰街。

朝峰街,男模和基佬聚集之地。

这条街有最嗨的同性恋酒吧,也有最好的男性形象设计师。

张苏越把车停在了街尾,然后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那家最大的男士美容院。

为了给这位姑娘留下个好印象,他忍受了娘炮兮兮的发型设计师发着嗲问他:“这里要不要剪短一点呀哈尼~”

“这个色棒不棒呀甜心~”

也忍受了服装规划师翘着兰花指在他胸口揉来戳去地量胸围。

更忍受了门口小妹一脸我看好你的奇怪表情。

为了萌妹,这六个小时,他沉默地像个隐忍的萨摩。

护肤剃头理发修眉,最后来了个个人形象设计。

等到下午从美容院出来的时候。

三十五岁的知名律师张苏越已经顶着一头栗色的头发,看起来像个二十多小伙子了。

还是奶油版的。

不得不说,这个美容院简直拥有整容般的强大效果。

以至于开着车飞速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的时候,

张大律师的心情一会儿自信满满,觉得自己这张脸完全够用了,一会儿又忐忑不安,怕女孩子知道他比她大八岁之后笑话他打扮成这样是老黄瓜刷绿漆扮嫩。

他心情忽高忽低,表情忽喜忽悲,手脚莫名不听使唤,一路把车开出了S型。

气得身后好几个车主怒骂他神经病。

等到了机场的时候,他简直就是同手同脚了。

商场上的王者,情场上的智障。

这就是摩羯座的男人的悲哀。

后来怒喝了两口水,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勉强看似冷酷地把那张两面写了“杨若萌”的牌子举了起来。站在了人来人往的出站口。

他脑子里疯狂地刷屏--要是她穿了水手服就好了!

一定可爱到爆炸!

这么一想,他冷酷的脸上又情不自禁地浮现起痴汉般的笑容。

以至于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的时候,他惊地连牌子都掉在了地上。

他条件反射性地回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眼睛蓦然地睁大了!

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水手服长头发的可爱女孩子,站在一个一头鸡毛的杀马特旁边,正瞪圆了大眼睛对着他看。

见他受惊地转过来,那个女孩子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羞涩地笑了一笑,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对着他挥了挥手:“嗨,你是张苏越吗?”

好……

好可爱!!!

他下意识地也伸出手朝着对方挥了挥,可是回答的时候,却不知为何的干巴巴,只有两个字:“是的。”

他尴尬的模样取悦了对方。

那杨若萌噗了捂嘴笑了一下,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你好,我是杨若萌。”她伸手扯了扯旁边那个杀马特:“这是我弟弟杨若熙,我们提前回来是接到你们市漫展主办方的邀请来彩排的。”

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所以等一下可不可以麻烦你先送我们去东湖文化艺术馆展览厅?”

当!!当然可以啊!!张苏越的内心在呐喊,说出口的话却只有简短有力的一个字:“好!”

杨若萌感激一笑:“谢谢苏越哥。”

她长得十分好看,就算已然二十七了,肌肤依旧水嫩得宛如吹弹可破。又大概是因为在日本生活多年,打扮和动作都和国内女生完全不一样,散发着娇弱软萌的可爱气息。

这股子气息包围了张苏越,让他头昏脑涨,眼睛既不敢直视对方,又忍不住想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看。

一时之间,他眼神乱飞,心虚气短,只觉得自己的耳朵格外的热,想都不想就知道自己耳朵已经通红了,大老爷们红着个脸,还要不要活啦!他在内心吐槽自己,为了掩饰这种尴尬,他劈手夺过了对方手上的大袋子,又一手推了对方身后那个装地满到不可思议的行礼推车,丢下一声:“跟我来”

就急急忙忙地朝着他停车的方向走过去。

他举止奇怪,语言少又硬邦邦,杨若萌的微笑有点尴尬地僵在脸上,一不留神停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奇怪的张苏越已然走出了好几米远。

她有些尴尬地问身边的人:“弟啊,他这是什么意思啊。不想送我们吗?”

那跟在杨若萌身边的杀马特少年看了他的背影半晌,眼睛在瞟到对方右耳带着一个十字架的耳环的时候,他嗤笑一声:“哼,估计是仇女GAY。被你刚刚握了手不爽呗。”

呃……

杨若萌大惊失色,

随后又觉得委屈。

她埋怨他弟弟:“你们这些基佬到底是多小气。被女孩子握一下手就要生气。真讨厌!”

她一跺脚,不情愿地跟上了张苏越,并刻意保持了三米的距离。

那杀马特平白无故被迁怒,顿时脸色青黑。

他邪恶地皱了皱眉。决定等漫展结束之后,就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此时的张苏越莫名地觉得后背一凉,他转过头去,见到杨若萌在自己身后远远地跟着,于是就停下来等她。

可是没想到他一停下,对方也停了下来。

等到上车的时候,对方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座,而那个一头鸡毛,眼影画的都快到腮帮子上的杀马特却坐在了他的副驾驶上。

害得他只能从后视镜偷偷打量杨若萌那张可爱的小脸。还时不时被身边的杀马特用看傻逼的眼神射杀。

张苏越的职业敏感让他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不过被他归结为了自己对他姐姐的好感表现的太明显,引起了弟弟反感。

为了迅速解决这个问题。

张苏越决定边开车边和杀马特聊天以便拉近关系。

他对杨若萌莫名地慌,但是一旦和男人聊天,就瞬间恢复了平日的温雅睿智。

几句话就解开了杀马特的冷酷眼神封印。和他聊起了各种男人喜欢的军事和游戏问题。

杀马特年纪不大,对国际经融居然十分感兴趣,而他刚好又很是关注这方面,两人一路侃侃而谈。

在到达漫展中心的时候,竟然关系就就称兄道弟了。

所以在下车的时候,那杀马特依依不舍地送了他一张漫展票,告诉他明日他和姐姐有表演,欢迎他来看。

张苏越欢天喜地地答应了。

和弟弟搞好了关系,离姐姐就更近了。

他内心响起胜利的号角。

当晚更是殷勤的陪着杨若萌姐弟彩排到深夜,然后陪人吃了晚饭,再把他们送到了他们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